• 戈里察VS薩格勒布
  • 发布时间:2016-12-29 12:49 | 作者:金日教育 | 来源:jinriedu.cn | 浏览:
  •   中国的历史遗迹多与名人有关,譬如烟雨蒙蒙的黄鹤楼,因为大诗人崔颢的“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闻名海内外。再譬如书香鼎盛的孔林,因为大圣人孔子的儒家思想,成为无数朝圣者的殿堂。
     
      燕子楼,一座依山傍水的别墅,除了如烟的杨柳,并没有奢华的装饰。它的主人也不过是一个弱女子,更何况她曾经是妓女,可就是这个妓女,让看似普通的别怨为后人所知。它地处徐州西郊,楼前有一湾清流,沿溪种满杨柳,虽不是金碧辉煌,却雅致宜人。然而这充满诗情画意的燕子楼,总是笼罩着一丝淡淡的哀愁和一点浅浅的寂寞。一切都要从它的主人——关盼盼说起。
     
      她出身于书香门第,虽不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却也锦衣玉食。她不会像穷人家的孩子恪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信条,只学些三纲五常之类的礼仪。她精通诗文,歌喉清丽,舞艺超群,能一口气唱完白居易的《长恨歌》,“霓裳羽衣舞”更是跳得惟妙惟肖。她虽称不上“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但也是美艳绝伦,再加上轻盈婀娜的身材,很快驰名徐泗一带。
     
      她是一朵半开半闭的花,静静的守在闺房,引来无数世家公子望眼欲穿;她又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任何人都不能据为己有。她以诗文为友,以歌舞为伴,并不觉得寂寞。她想,等到情窦初开的时候,父亲一定会为她择个好夫婿,她只要默默的等待,默默的绽放就好。
     
      如果没有家道中落,她的一生无非是平平淡淡。出于无奈,她沦为歌姬,妓院里的女子多数是因为贫穷才走上了卖笑的道路,她也不例外。那时候的女子不能经商,不能为官,她要生活就得学会谋生,除了妓院,她别无选择。从她踏入妓院的那一刻起,她的一生就彻底改变了。
     
      普通百姓即使喜欢她也拿不出高昂的赎金,娶她为妻。高官,富贵达人要维护自己的面子和尊严,也不可能娶她为妻,最多会买她为妾。这一点,她一开始就知道,所以,当徐州守帅张愔重礼娶她做妾时,她还是欢欢喜喜的跟他去了。她想要的只是一份安定。
     
      张愔虽是武官,却温文尔雅,颇通文墨,对她的诗文十分欣赏。闲暇时的轻歌曼舞更是让张愔对她另眼相看,宠爱有加。他为她建一座别墅,他们共同取名为“燕子楼”,清晨,他们相互依偎看东边刚刚升起的太阳;黄昏,他们枕着晚霞饮酒对歌;夜晚,他们伴着挂在柳梢的月亮安然入睡。就这样,他们守护着燕子楼,守护着他们的幸福。
     
      白居易远游来到徐州,张愔设盛宴款待他,席间,她的一曲《长恨歌》,一支“霓裳羽衣舞”,可谓出神入化,竟让见过大世面的白居易当即写下一首赞美她的诗,他说她是“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将她比作是国色天香的牡丹。有了白居易的弘扬,她的艳名更加香溢四方。谁也不曾料到,这次的相遇会给她以后的悲剧埋下伏笔。
     
      许是因为天妒英才,没多久张愔就病逝在徐州。所谓树倒猢狲散,很快,他的妻妾便各奔前程去了,只有年轻貌美的她决定留下来。她是懂得感恩的人,在她最孤独无助,落入红尘的时候,是张愔救了她,给了她新的生活。她不可忘恩负义,她惦念着夫妻之情,决定为他守节,一辈子不嫁。
     
      她只身来到燕子楼,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身边只有一个年迈的仆人,从此她不再梳妆打扮,独自在楼上缅怀他们的过去。一把古琴,一盏青灯,笔墨纸砚,粗茶淡饭便是她的全部。她在思念他的情怀中忍受着孤独,在落日的余晖里寂寞着,凋零着。
     
      一晃十年过去了,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就在这十年里耗尽了美貌与才情。张中素将她写的诗带给白居易。诗中隐含着她在燕子楼中的凄清孤苦,相思无望,万念俱灰的心境,真切感人。白居易读后,回想他们夫妻往日甜蜜的生活,脑海中又不断浮现她跳舞时,舒展衣袖的倩影,想到如今她脂粉不施,锦瑟不调,不禁黯然神伤,心里涌现无尽的同情。
     
      他怀着悲痛的心情依韵和诗三首,写罢,转念一想,既然她对张愔念念不忘,为何不舍命相陪,去黄泉再做恩爱夫妻呢。不仅能够成就一对苦命鸳鸯,也能落得忠贞的名号。于是,提笔写了一首十分露骨的诗,“黄金不惜买娥眉,拣得如花四五枚;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
     
      当她看到白居易的诗时,先是一丝欣慰,接着是一阵强烈的震撼。他的言外之意毫无保留的在诗中显现,用语尖刻,咄咄逼人。
     
      她的泪水立刻像决堤的洪水肆意汪洋,这泪水分明是委屈的泪水,她为张愔守节十年,十年的孤苦,十年的辛酸,十年的无奈最后换来的却是他的直言相逼;这泪水分明是愤恨的泪水,她不想让旁人议论夫君重色,让自己的爱妾殉情才苟活了十年,她的苦楚,她的大义,她的痴情,大诗人白居易竟会不懂;这泪水又分明是嘲笑的泪水,在她年轻貌美,花开正艳的时候,他写诗称赞她,将她比作高贵雍容的牡丹花,可当她耗尽青春,韶华已逝的时候,他依旧是写诗,却是用诗逼她走上绝路,将她十年的独守空房一笔带过。
     
      逼她的不是别人,是她敬仰的大诗人。既然如此,刚烈的她不可能再苟活下去。于是,她强忍着悲痛,在生与死的边缘和诗一首“自守空楼敛恨眉,形同春后牡丹枝。舍人不会人深意,讶道泉台不相随。”诗中有自白,有幽怨,更有愤怒。
     
      她开始绝食,任旁人苦苦劝告,就是要将绝食进行到底。她不是选择投水或者悬梁,偏偏要选择绝食,一如她当初不是选择殉情,而是选择苟活。她一天比一天消瘦,一天比一天脆弱,犹如失去养分的花朵。十天之后,曾经名满徐州的她终于枯萎凋谢了,在弥留之际,她支撑着虚弱的身体,提笔写下“儿童不识冲天物,漫把青泥汗雪毫。”
     
      她在怨白居易,不识她的冰清玉洁,以旁观者的身份逼得她无路可走。十天,只有十天,她就彻底香消玉殒了。比起她在燕子楼上萧条的十年,这十天或许根本不值得一提。然而就是在这十天里,她看透了人间冷暖,从此再无眷恋。
     
      她死后白居易后悔了,内疚了。可这些对她来说早已不重要了,她所有的付出,或许只有陪她一路走来的燕子楼懂得,所以在她的芳魂远去时,它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哀愁,再也消失不尽…….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
  • 网站介绍 | 版权声明 | 免责声明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02-2011 JINRIEDU.CN 金日教育 版权所有 豫ICP备11004860号-2
  •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并不带表本站观点!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