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儿童编织安全防护网已刻不容缓
  • 发布时间:2017-11-30 10:25 | 作者:金日教育 | 来源:未知 | 浏览:
  •     近段时间以来,上海携程亲子园、北京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伤害儿童事件频频发生,引起全社会高度关注。对于低龄儿童来说,他们还不具备自我保护意识,很难清楚地分辨何为伤害,也不知道受伤以后应该怎么办。因此,亟须对儿童进行相关的安全教育,为儿童编织一个安全防护网。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德育与校外教育处处长荣雷日前表示,要进一步增强责任感和紧迫感,把学生的身心健康放在教育工作的首位,将提高学生安全意识和自我防护能力作为素质教育的重要内容,着力提高学校安全教育的针对性与实效性,努力构建科学、合理、有效的安全教育体系。
     
        行业标准欠缺 幼儿园应加强安全教育“目前发生在幼儿园的儿童伤害事件,必须要上升到幼儿园的制度体系建设层面上。”中国农业大学心理素质教育中心主任施钢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教育家蒙特梭利曾经提出儿童在成长过程中会面临31个敏感期,学校应该针对这些敏感期进行一些课程的设计,但是目前许多幼儿园仍是以“保育”为主,在教育层面十分淡漠,并且我国幼儿园的课程也没有统一的标准和体系。
     
        施钢告诉记者,目前幼儿园录用幼师在国家层面尚没有统一的标准,只有各地区有一些不同的要求,但也存在执行不到位的情况,也就导致从事幼师工作的门槛非常低。另外,对于幼师待遇的保障也没有一个明确说法,事实上,照顾孩子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这就导致幼师在工作过程中感受不到价值体现,最终造成了幼师的素质参差不齐甚至整体素质偏低的情况。
     
        “我国幼儿园目前缺乏一个相对统一的规范,以师资配比为例,一个老师应该配几个孩子,包括孩子在幼儿园应该接受哪些课程教育,这些都没有一个可以具体执行的规范,这就不能保证幼儿园教育、师资、课程的质量了。”施钢说道。
     
        “老师是连接家庭与社会的桥梁。家长有时很难保证比较客观地去看待自己的孩子,所以其教育可能感情色彩会更浓厚一些,而老师应该是从感性的爱向理性的爱的一个过渡。”亲子教育专家刘勇赫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刘勇赫认为,老师在开展安全教育,特别是防性侵教育等方面,会站在一个比较公正的角度,告诉孩子在学校中可能会遇到的危险有哪些以及在社会上我们会遇到哪些危险,但是目前这方面的教育还是相对匮乏。学校应该开设自我保护教育,包括安全教育防性侵教育,甚至是急救教育等相关课程,或者通过一些社团活动抑或是主题活动对儿童进行教育。学校可以与很多社会组织合作,进行卫生教育、消防演练、法制教育等。“在安全教育方面,我们不能就事论事,应该站在全局角度来看这个事情。”刘勇赫说道。
     
        父母 做好安全教育的启蒙老师“在孩子0岁至6岁的阶段,父母尤其是母亲是扮演着一个教育的权威角色,其一个重要工作是向孩子提供社会经验和社会交往的技巧,包括社会规则和行为规范,这些都是亲子教育的重要内容。安全教育是一个系统教育,从家庭教育到学校教育是一个连贯的教育,所以从家庭到学校都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刘勇赫认为。
     
        实际上,教给孩子如何与别人正确进行社会交往,父母在早期教育中起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3岁至6岁这个阶段,许多父母认为自己把孩子交给幼儿园,就可以做“甩手掌柜”了,但实际上3岁至6岁的孩子非常需要从父母那里获得一些社会常识,例如如何与别人交往,这也被称为“社交依恋期”,这个时期十分重要,处于这一阶段的孩子虽然能够与别人进行对话,但是并不能熟练地与别人进行交流。
     
        “父母应该是孩子安全教育的启蒙老师。家长应该有一种唤醒孩子安全意识、让孩子初步具备自我保护意识及能力的要求。”刘勇赫说道,“儿童的成长会经历三个圈层——从亲子圈到伙伴圈再到社会圈。没有好的亲子圈就没有好的伙伴圈,没有好的伙伴圈就没有好的社会圈。孩子在遇到伤害的时候,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而父母在对孩子进行社会交往的教育与社会经验的传授方面则有所不足。”
     
        刘勇赫建议,父母可以通过亲子游戏和亲子阅读来提升孩子的社会经验与社会交往的水平。“以儿童绘本为例,很多家长认为绘本不过是一个识字、学习文化知识的途径,但实际上绘本还有很多功能,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就是它的情商教育功能。很多绘本当中有不同的社会角色,阅读绘本就是学习绘本当中这些角色进行扮演的过程。角色扮演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告诉孩子在不同场合、不同情境下对的方法是什么,错的方法是什么,实际上绘本中的角色已经在给孩子传递这样的社会经验了。所以,我觉得绘本是一种进行安全教育或者说自我保护教育的非常重要的教材。”
     
        而在亲子游戏中,父母可以设置一个场景对孩子进行社会经验教育,例如设计一个陌生的环境,模拟第一次见面应该如何打招呼,如何交往,这就是模拟情境下的人际交往的训练。同理,我们也可以通过这个方法,在某个环节当中设计有一个坏人出现了,模拟坏人可能会有一些特征及表现。通过这种简单的舞台表演的形式,让孩子知道这个社会其实是复杂的,会有不同的人出现在你的生活当中,应该用不同的方式去面对;而如果有些人说了一些比较敏感的话,让孩子模拟应该如何来处理,这个实际上是一种模拟情境的角色扮演。”刘勇赫说道。
     
        此外,刘勇赫还建议,父母要鼓励孩子多与同龄的小伙伴们一起交流玩耍,孩子们之间的交流本身也是一种同伴学习的过程,伙伴之间会互相教育、传播与影响,而如果把孩子过多地封闭起来,那么孩子社会经验的获得势必会受到一定的阻力。
     
        “家长只需要教给孩子几件事:一是人身安全,二是防性侵,三是建立起孩子与家长进行沟通与表达的习惯,最后一点就是教会孩子说"不"。”施钢说道。
     
        刘勇赫认为,父母要教会孩子学会如何求助,教会孩子判断什么事情是不好的、是不是在伤害自己。孩子对事物需要有一个判断,亲子沟通的作用不是简简单单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如果家长表现出十分愿意倾听的态度,那么孩子会非常乐意分享身边发生的事。然而,在当前的许多虐童事件中,孩子受到了伤害后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父母,没有让家长在第一时间了解幼儿园的情况。
     
        施钢认为,在安全教育的过程中一定要建立起孩子与家长进行沟通及表达的习惯。家长要告诉孩子,无论在外面别人告诉孩子有任何禁忌,孩子都要把在外面觉得不舒服、害怕的事情告诉父母。只要孩子敢告诉父母,就能够最早发现问题,这是避免对孩子造成伤害的重点。此外,家长还应教会孩子对一些事情说“不”,如果这件事情是你不习惯的或者不喜欢、认为不正确的,你就应该大声地说“不”。
     
        心理及家庭教育专家游涵告诉中国商报记者,有的老师也会对孩子进行撒谎性教育,教孩子回家之后不能跟父母说实话,要按照老师教的来说,这不但教会了孩子如何撒谎,同时孩子心里也会认为:即使我回家跟父母讲了实话,但是第二天我还是要去上幼儿园的,所以我是“人质”。父母也会有一种顾虑,这种瞻前顾后的态度也会让整个家庭形成一种氛围,那就是我的孩子与幼儿园形成了“绑匪”与“绑票”的关系,这种“人质”关系导致孩子不敢向父母讲太多,如果讲太多明天去幼儿园又会遭受更大的惩罚。而这又导致了两种后果,一个是孩子第二天不愿意去幼儿园,或者说对幼儿园形成了一种恐惧感,这种恐惧感背后隐藏的是一种愤怒和反抗,这种愤怒在几十年以后会发作出来,他可能会迫害别人,在他强大以后再对弱者实施虐待。
     
        另一方面可能导致的后果是孩子会形成“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孩子会与“绑匪”一方站在一起对抗正义的一方,这个后果就十分严重了。长大之后,孩子的性格中便会出现委曲求全、没有底线的情况,再遭到侵害后会一步一步往后退缩,直至以触摸到底线为代价来取悦讨好迫害者,进而丧失维权意识,甚至与绑匪同流合污,这个后果不堪设想。孩子在遭受到来自幼儿园的伤害后,回家以后被家长以责备、怒吼等非理性的方式对待时,会使恐惧感增加,这就对孩子造成了二次伤害。这样的孩子容易患上自闭症,不敢接触人,逐渐发展成抑郁症,这有可能造成孩子的自杀和强烈反弹,孩子受到的伤害在学校和家庭两方面都没有“出口”。
     
        除了对儿童进行安全教育外,监管当然必不可少。
     
        日前,北京市教委要求各区对各级各类幼儿园在办园条件、安全卫生、保育教育、教职工队伍和内部管理等方面进行全面检查,建立动态监管档案数据库,并为每所幼儿园配备一位责任督学,其他省市也开始出台了类似措施。
     
        施钢认为,教育是“良心活儿”,教育如果有逐利色彩在里面,那一定会偏离宗旨。同时,教育也需要“细工夫”,目前幼师人才较为稀缺,如果大面积地扩招扩建,显然违背了教育的本质。此外,中小学和幼儿园也要承担起办“家长学校”的职责,现在的幼儿园很少有建设“家长学校”的,缺乏与家长之间的沟通及互动。而幼儿园应该主动建立一个渠道与制度,主动让家长进行监督,这对提高幼儿园的质量是非常有帮助的。
     
        施钢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自己曾经调研过北京的30所幼儿园,仅有5所幼儿园可以有条件地允许家长进入幼儿园,家长可以看到孩子在幼儿园中的情况,大多数幼儿园是坚决不允许家长进入的。施钢认为,幼儿园应该开辟出一个场所,让家长能够看到孩子在幼儿园里的情况,但是现在很少有幼儿园这样做。
     
        “幼儿园应该有三大类标准,第一类标准是安全类的标准,包括整个幼儿园的硬件设施、教室的环境等,尤其是监控体系非常重要。其实,一个幼儿园老师对孩子来讲拥有无上的权力,因为相比之下孩子是绝对的弱者,所以幼儿园没有一定的安全监管体系是要出问题的。其次要有卫生标准,包括孩子的饮食、睡眠等多方面,最后我觉得就是要有课程标准。”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
  • 网站介绍 | 版权声明 | 免责声明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02-2017 JINRIEDU.CN 金日教育 版权所有 豫ICP备11004860号-2
  •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并不带表本站观点!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